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藏宝阁香港特码专业 > 关淑怡 >

娱论导向]关淑怡告别唱:生不逢时的天后不止是特立独行

发布时间:2019-05-04 11:1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张爱玲在《天才梦》中的名言,“世人原谅瓦格涅的疏狂,可是他们不会原谅我”,性格决定命运,这样的一句话,套用在许多事情上皆适当,例如在风起云涌香港女歌手当中,人们包容王菲的

  张爱玲在《天才梦》中的名言,“世人原谅瓦格涅的疏狂,可是他们不会原谅我”,性格决定命运,这样的一句话,套用在许多事情上皆适当,例如在风起云涌香港女歌手当中,人们包容王菲的乖戾,视之为烟视媚行,但是说起关淑怡,则永远是个特立独行的异数。

  尤其是这几年,又加上了孩子生父、精神飘忽、出位言行等等传闻,有报纸写她“你必须接受现实,那个年代已经过去”,木已成舟,关淑怡好像亦无心恋战,既定印象中,她不谙经营之术,其实她大可像不少同侪,借黄金时代的余光,在商业演出或综艺节目里寻到好出路,但她始终是和传媒关系不佳的,是不配合的、是不健谈的、是市场规则之外的。

  在红馆开25周年纪念演唱会,有且仅有的一场,连嘉宾谭咏麟都替她愤恨不值,直言堂堂关淑怡居然首场即尾场,是香港开埠以来的第一个,这当然是与她的斤两价值难以对等。她不接话,甚至在被说起给仁波切生孩子的八卦时也不接话,照样唱歌,照样在宣传期就言明“只谈音乐”的原则,照样晚了许久才开场,观众们掌声三请四邀,她化着猩红眼妆姗姗来迟,静默,开声,即进入她的世界,光怪陆离,自我的一如既往。

  我有朋友是绝对不看关淑怡的,因为她是叶倩文的拥簇,短兵相接的90年代,当梅艳芳淡出,刚开始走红的关淑怡在遭遇王菲之前,对手是叶倩文和林忆莲,而这两位在最近,恰恰一个在《我是歌手》中凭一曲帮唱《潇洒走一回》实力碾压后辈,一个在刚刚在红馆开完三场的世界巡回。

  林忆莲是DJ入的行,台上台下互动信手练来,有班死忠歌迷北京上海广州一路追随,一个飞吻,一声“我爱你们”的撒娇都引来万千呼应,关淑怡则不同,同样是摸爬滚打25年,也有过“天后”的名头,但她是那么的不善言辞,串场的三言两语,应付起来都让人捏一把汗,哪怕是针对外界传言的告别演唱会之说,她也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回应,“我想我离世的妈妈会如何看我呢?我想她会告诉我,不要浪费我的talent”。

  关淑怡诸多作品,我偏爱《三千年前》和《地尽头》,都带着飘逸迷幻的呢喃色彩,演唱会上,前者李香琴的念白改成了黄耀明声演,其实这首歌中她仅占据几句,“众生万年,泪海悲天,浪漫搁浅,旧欢不见”,陈辉阳《十二金钗》中的大作,一个前世今生的故事,被她唱出了睥睨众生的味道,茫茫天地,便更有凄冷,后者在当年算是冷门,讲的是天涯行旅,从东京到姑苏城,“谁让我的生涯天涯极苦闷,开过天堂幻彩的大门,我都坚持追寻命中的一半,强硬到自满”,舞台上她一席红衣似魅影,总能戳中什么忧郁心事,一曲听毕,同行者幽幽一叹,“这首是唱给前度的”。

  同行者是我工作上的领导,有一则插曲,在开场前,等了又等,我问她几点,她便挽起袖子给我看时间,手腕上名表一只,又指指我“你没带表?”本是随口一问,后来关淑怡真的在台上翻唱起了陈奕迅《陀飞轮》,她独有的功力,是让翻唱之作脱胎换骨,个中翘楚当属邓丽君《忘记他》和梅艳芳《梦伴》,由她演绎都另有一番轻盈。她唱的投入泪如雨下,甚至要叫暂停重新来过,比说话动人许多,“人面跟水晶表面对照,连自己亦都分析不了,得到多与少”,耳畔是她薄雾般的声音,黑暗中瞥一眼坐在我身侧这位叮嘱过我“莫负青春”的领导,不禁暗暗倒吸一口凉气,看个演唱会而已,竟看出警世恒言的意思了。

  正如林忆莲在encore的最后一首,安排的是大合唱《至少还有你》做结尾,关淑怡演唱会,也是以她的首本名曲《难得有情人》画上句号,八十年代初出道的作品,尽管传唱度高,却并非能代表她的最高水平,然而三十多年后再听,在演唱者与听众都经历了世事浮沉之后,“甜蜜地与爱人风里飞奔”这样的歌词,则更像个虚无且美好的幻境。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不变的是,难得有一个的关淑怡,但是她所坚持的音乐之外,在事实面前,她有得到应有的珍惜吗?

http://wpeditor.net/guanshuyi/13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