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藏宝阁香港特码专业 > 地下婴儿 >

如何评价大张伟

发布时间:2019-07-07 12:0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之前看在微博上看了大张伟的访谈,叫《躲避深刻》,看完之后就完全改变了对他的看法。然后就找了好多关于他的节目来看。他总是特别贫地说出一些道理。

  我朋友问我为什么,我自己都没忍住先笑了说:“如果我说我觉得他说话还挺深刻的你信吗?”

  我没经历过《草莓声明》和《幸福的旁边》,我知道花儿是上六年级的时候,班上的男生下了课就打打闹闹唱《嘻唰唰》,才开始知道他们,也有几首喜欢的歌。我印象中当年他们很火的,上各种节目。再后来出了抄袭的新闻,就没再关注了。

  曾获得北京市少年独唱第一名,四年级随少年宫赴俄罗斯参加儿童声乐比赛获二等奖,五年级考入中央电视台银河少年艺术团,随团赴澳门、马来西亚进行访问演出。(摘自百度百科)

  14岁组乐队,15岁《放学啦》DEMO收入《中国火III》(同时还有窦唯、张楚、唐朝乐队的刘义军、超载、周韧、地下婴儿等。)

  1999年1月18日,花儿乐队在“新蜂”旗下发表首张专辑《幸福的旁边》。2月,魔岩唱片与新蜂音乐签署在海外发表花儿乐队首张专辑合约。6月,为“新蜂”旗下合集《花鸟鱼虫》录制两首歌曲;6月19日,参加“中国第二届新音乐演唱会”,首次在三万观众面前进行露天现场演出,这也是首次与崔健同台演出。

  2001年1月,参加《同一首歌》的录制活动,并翻唱了《让我们荡起双桨》 。12月18日,发表第二张专辑《草莓声明》。

  2004年,获得第四界全球“华语歌曲排行榜”“年度最受欢迎乐团”和中国音乐先锋榜最受欢迎乐队,并签约《EMI(百代)》。(摘自百度百科)

  在坏蛋调频里他说过曾经听!说!(听说!听说!重要的是说三遍),当初在酒吧听他们唱歌的除了后来的经纪人还有窦唯和丁武。

  出专辑的时候被圈里骂假朋克,因为他们认为真朋克是不出专辑的,是不商业的。

  刚单飞后上搜狐的直播节目,因为休息少,又要减肥,戒了从小喝到大的糖水,导致低血糖,在节目中忽然身体不适,答非所问,主持人大鹏(对,就是现在火了的屌丝男士大鹏董成鹏)第一反应不是关心嘉宾的身体状况,而是污蔑他毒瘾犯了,并且“愤然离席”,骂他“傻逼”。后来视频被剪切传到网上去成了大张伟做节目犯毒瘾气走主持人。过了几天他们开了新闻发布会,解释了一下当天的情况,大鹏向大张伟道了歉,(我就不说他道歉的时候满脸写着不情愿了。)大张伟也向主持人以及观众道歉了(因为自己的身体影响了工作)。

  隔壁有一问题关于这事回答的挺详细的,我不会插链接,大家在知乎搜大张伟 大鹏 就能看到。

  后来在百变大咖秀上 有一次大鹏模仿大张伟,模仿得不只不像,就一邋遢的非主流小混混。可大鹏忘了,这可是大张伟的主场,大张伟也不是五年前那个被他骂sb还一个劲说对不起的刚单飞的嘉宾了,大张伟把他一顿怼,他还没法生气,观众主持人都听得哈哈乐。

  “其实我觉得都不用怎么形容我,写那么多词儿什么的,只说我是巨星就可以了。”

  “山不在高,有花儿则灵,水不在深,没你们不行。大家好,我们是花儿乐队。”

  “不枉青春年少,共享花季王朝,大家好我们是 花儿乐队。”(当时刚出了专辑《花季王朝》)

  “我们花儿乐队十年了,你们开心吗(底下观众:开心),你们激动吗(观众:激动),你们要盘吗(说着大张伟敞开外套露出外套里面挂着的各种光盘)?” (十周年演唱会上这事儿是郭阳干的。)

  郭阳说大张伟18岁的时候谈了一个女朋友,下午排练的时候经常哭着就进来了,然后扔书包。郭阳就问:“又打架了?”

  从来没见过一个乐队里的成员这么相似,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做段子手,在节目里特别放得开,在演唱会上还表演小段子,所以大张伟也说过他们是综艺乐队。看他们上节目的感觉就是几个小孩打打闹闹,相互损。

  解散之前乐队的创作大部分都是大张伟负责,王文博在节目里说自己以前在乐队特别不用费脑子,到了时间就排练,有活动就上活动,别的什么都不用操心。就算困了录着节目都能窝沙发一角睡着。

  大张伟之所以叫大张伟是因为上学的时候班上有两个叫张伟的,那个比他年龄大,但是没他高,所以他就被叫大张伟。但是父母和花儿的成员一直都是喊他张伟,大概是因为他们心里唯一的张伟。

  王文博:“以前乐队不是有三个人么,他长得不行还有我和郭阳呢,现在解散了就他自己了所以特别注意自己的形象。”

  郭阳:以前我们在台湾得奖了,要过去,公司让我去找他们拿照片,我就去他们班找他,我跟老师说“报告。” 老师说“等会儿吧。” 郭阳:“我找张伟。” 老师说“等会儿吧。” 郭阳:“真的挺着急的。” 老师说:“等会儿吧。”

  花儿乐队十周年演唱会上,那时候大张伟已经单飞了,王文博哭着说以后不会再有这种形式的表演了。他们又唱了破灭、放学啦、静止等早期的歌,大张伟眼里一直闪着泪花,直到唱到花儿,他终于哭了,然后又笑了。演唱会后半部分一直伴随着眼泪。看着他在台上和伴舞一起使劲跳,忽然觉得那是种宣泄。

  郭阳和王文博唱了大张伟写给他们的《什么都不必说》,两个人一句都没能唱完整,一直在哭。许巍和李健坐在观众席上。

  刚刚在b站弹幕上看到说石醒宇当时在台下,哭着往台上爬,结果被保安拦住了……他说我是花儿乐队的,保安不信……

  郭阳:“我们这么多年在一起,真心希望彼此能更好,活得开心,想做什么都可以很痛快,过去的十年对我们每个人都是灿烂无悔的,值得一生去自豪和回味。”(摘自网络新闻)

  看过他们上节目,大张伟和他妈妈说话的语气口音简直一样。他说他妈妈说话快,他爸爸说话损,所以他说话又快又损。

  《非常静距离》节目中间,李静把大张伟父母请出来,李静走上前去握手:“你好你好!这还是第一次见”

  大张伟说有一天他在家,听到他妈妈在隔壁屋喝饮料,喝完说了句:“倍儿爽!” 然后受到启发写了倍儿爽。

  大张伟虽然搬出去住了,但是和父母家也特别近,他妈妈经常去他家做饭啊收拾啊什么的,有一天忽然给他打电话说:我这几天不去给你做饭了啊,我刚拉了双眼皮,我怕路上灰尘进刀口里。

  大张伟:这么说可能不孝顺啊,有一回我爸问我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我说你要干嘛呀?我爸说我想抱孙子啊!我说:你要抱孙子抱自己不就完了嘛。

  小时候家里是普通的工人家庭,但是父母为了培养大张伟,给他买设备,晚上就出去练摊儿,包馄饨啊摊煎饼果子,据他说有一回他爸爸手里端着一盆做煎饼果子的鸡蛋,结果自己摔了一跤,脚都崴了,那盆鸡蛋被保护得好好的,一个没碎。而且父亲有时候会去给人卸车什么干点儿体力活。1989年的时候(那时候大张伟才六七岁),父母攒到了钱给他买了8000多块的音箱。用大张伟的话说就是“每次为了培养我家里都要倾家荡产一回,然后再凭着父母的辛勤劳动再把钱挣回来,但是呢下回买个什么东西又得倾家荡产。”

  在节目里大张伟讲父母早年练摊的事,大张伟母亲打岔:“实际上那是违法的。”

  “小时候刚开始唱歌也不知道唱歌能不能挣钱嘛,尤其是那种童声合唱的时候,能给一点钱,只要是我自个挣的,都愿意给父母买了。然后基本上到后来挣得越来越多了,也都是基本上把钱都给父母。您也知道父母都给钱也不花,帮你攒着嘛,但是希望提供最好的生活能够给父母,这是第一位的。我自个都还行,差不多就得。”

  大张伟:“我也是这么说的,有一回我跟我爸说你想抱孙子包自己不就完了吗。后来我爸就生气了。”

  李静:“(闹解约时没收入,之前赚的钱解约时候也赔进去了)那会儿靠什么生活呢?”

  节目里大张伟说自己从小就喜欢豹纹(从小就喜欢哈哈哈)。在闹解约那阵心情很不好,也没有演出,有一回出去谈事情没谈成,很难受地回家了,结果发现父母把沙发换成豹纹的了。

  据大张伟自己说他不喜欢唱情歌唱慢歌是因为老想笑,但是他父亲认为大张伟不愿唱情歌是因为会哭,因为他看见过大张伟在屋里边弹吉他边流眼泪,唱着“我们能不能不分手,亲爱的别走。”

  大张伟:“郭老师盘道儿呢!(转过头对他妈妈说)快,说几句黑话给郭老师听。”

  王文博:“比如说我这头发吧,今天张伟一看见我就问我你怎么顶着屎就过来了。”

  大张伟:“比如说女孩儿脸上包多一点儿我就问她你怎么长一豹纹脸呀?”

  “这贝尔腕儿多大呀?让我这么大的腕儿等着他。他上过春晚吗?”(然而这句话居然很多人喷他自以为是,这多明显的是说笑话啊)

  虽然做体力任务的时候他完成的总是最差的,但是在吃虫子之类的时候他都愿意第一个吃。吃直接从地里挖的蚯蚓的时候说:“就是泥太多,就跟吃那豆沙馅的虫子似的。”

  大张伟:不是,那些我心里完全没有,就是看大家都在旁边等得挺着急的那我就做呗。

  节目里每个人相互评价,大张伟评价张钧甯:“钧钧就是我的福气,让我重拾了世间对友情的概念。我一直觉得她好像对我有意思。”

  沈梦辰表示感谢,大张伟摇摇头对她说:“《红楼梦》里面的女孩儿命运都惨着呢,一点儿都不好。”

  大张伟:我们家祖传的就是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我爷爷就是平时吃东西也不讲究,喜欢什么吃什么,活99,我奶奶呢,天天看报纸这不能吃那不能吃,活60。

  大张伟讲在《跟着贝尔去旅行》时生吃牛睾丸,厨师忽然问:“那牛去哪儿了?”

  “我演出的时候在上面唱放学啦~底下领导就不高兴,皱着眉头看,这是一什么东西,就跟看台上一裤衩脏了,(大张伟模仿领导看他演出,皱眉手指台上)他沾一什么,是尿吗? 就是那么个劲儿看你。就会觉得特别扫兴。”

  大张伟:“我要是后悔就是知道买房的消息晚了,我要是知道后来房价能涨成这样早买好多房了。”

  自己解释说穿宽松的衣服是为了遮住自己的翘臀,让女孩儿都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才华上。

  侯耀华:(念网友的提问)非常想染个你那样的头发,但是爹妈死活不让,该怎么办?

  大张伟:我这不是染的,我的头发摘下来全是黑的,他有一卡子,我就这么着啊。(说着把刘海上红紫相间的假发片给摘下来了……)

  郭德纲在节目里问大张伟希望已什么方式死去。大张伟说希望瞬间死去,比如说被车撞,被坦克压。 然后有些人看见坦克就高潮了,开心的不行觉得大老师能在电视节目里说这个事件巨牛逼。还有人断章取义只截坦克那一句发网上然后说大张伟真朋克。

  这样巨无聊,真的。什么事都得往政治上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知道这些事。被车撞和被坦克压都只是他举的可以瞬间死亡的例子。明明他没这个意思你还非得脑补给自己加戏觉得他就说的这事还说自己喜欢他。再说了他会在电视上这么说吗?大老师谈论娱乐圈,谈论中国不适合摇滚但他从来不会谈论政治。因为他知道自己要赚钱,要报答父母。

  看到过很多描述大张伟挨打情况,但是大多是听说、据说、我xxx说以及我xxx打过。还有人说见过大张伟在劲松被人拿刀追着砍,“丫跑得飞快”。 这个说法算是被证实了,大张伟有一回在电台里说过,十几岁的时候大晚上出去买盘(大张伟:“别问我买的什么盘!”),给了人家一张一百的,那卖盘的看了看钱,跟他说没有足够找给他的钱了,让他跟着上楼去拿钱(大张伟:“那时候也小,就跟着上去了”)。结果进门出来个拿着刀的,让他把钱都拿出来,大张伟说他就跑了,人家没追上。

  大张伟上节目里讲过,因为小时候唱歌出去比赛,所以体育不好也能不上体育课,运动系统不好。别人打他他也跑不了,打一顿还挺疼,他打别人也追不上人家,而且他打人家也不疼。有一回为了练自己躲拳的能力,抓一把石子儿往天上一扔,结果就眼睁睁的看着石子儿落自己身上,完事儿自己还在那想:我怎么不躲呢?

  郭阳:大张伟最可爱的一件事是小时候让人家打了,打急眼了,提了壶开水上人家里去烫人家的洋灰地。

  大张伟的父亲在节目里也提起过,大张伟小时候有一回挨了打,跑人家家门口非要拿板砖去打人家,给拎回家一看不见就又跑人家门口去了,然后那小孩的父亲也出来了,问怎么回事,大张伟的父亲就跟他说,挨了打,非要拿板砖给你们那孩子一下。结果那小孩父亲把小孩喊出来,让大张伟敲了一下,大张伟就心满意足地回家吃饭了。

  大张伟在台上唱完《我是你的罗密欧》,与观众互动,台下忽然有一男的骂(具体没听清,弹幕说是很脏很脏的方言,我隐约听到有nmb之类的),然后大张伟站台上平静的说:“我在台上不能骂人。” 然后非常应景(巧合)地接下来一首是《该》,后面有人朝大张伟扔瓶子,大张伟捡起来扔回去,两个回合后,大张伟身边没瓶子了就没有继续扔,接着唱歌了,和没发生一样。

  大张伟说:我的偶像,美国的朋克,他们的头发就那样。这头发是我最后保留的唯一一点儿叛逆了。

  大张伟在某个访谈里曾经说过 挣够了钱也许会再回头做摇滚,还要染发,最好给头发染一豹纹的,还要纹身,要纹在大家都能看见的地方。

http://wpeditor.net/dixiayinger/425.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