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藏宝阁香港特码专业 > 地下婴儿 >

谁最能代表中国的摇滚文化???

发布时间:2019-06-12 07:0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摇滚在华夏大地上的“反文化”中生根发芽。在那个年代成为大众文化后导致了1990年“现代摇滚”的酝酿。从此,中国摇滚开始进入主流市场,但好景不长却又被认为在形式和音质上与粤语流行歌曲近乎相似。虽然后来又有另类摇滚的出现。但中国摇滚大势已去。从此中国的大部分摇滚乐迷不再抱有幻想,这也直接导致了后来中国摇滚的衰退。 早期影响最大的是“中国摇滚之父”崔健,其他出名的摇滚乐队有唐朝乐队、黑豹乐队、高旗和超载乐队、汪峰和鲍家街43号、自我教育乐队、面孔乐队、眼镜蛇、1989乐队、苍蝇乐队、BEYOND(香港)、太极乐队(香港)等等。个人有许巍、郑钧、陈劲等等。 1990年代初,摇滚乐在中国大陆达到流行高潮,号称魔岩三杰时期。魔岩三杰为张楚、何勇和窦唯。 此后中国摇滚几近瓦解,但没有消亡。90年代末活动的地下乐队有地下婴儿、清醒乐队。近几年,中国摇滚出现复苏迹象,摇滚乐队异常活跃,在各种演出中都可看到摇滚乐队的身影。2004年8月在贺兰山举行了大规模中国摇滚的光辉道路演唱会。 目前中国摇滚最有势力的唱片公司是嚎叫唱片。

  姚剑锋 摇滚歌曲第一次正式在中国作为有声出版物出版,是1986年“世界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的纪念专辑中收录了崔健的《一无所有》、《不是我不明白》,这也标志着中国摇滚乐的正式诞生。 1989年,崔健推出第一张个人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这也是中国第一张真正意义上的摇滚乐专辑,其后黑豹乐队的《黑豹》,唐朝乐队的《唐朝》,合辑《中国火Ⅰ》陆续发表,成为永留中国摇滚史册的经典唱片。 1990年崔健为亚运会集资义演的首场演出在北京工人体育馆拉开帷幕。同年被称为“中国首届摇滚音乐节”的“90现代音乐会”在首都体育馆举行。“唐朝”、“呼吸”、“眼镜蛇”、“ADO”等六支摇滚乐队参加了演出。 1993年南方音乐团体组织“音乐公社”在广州举行“追忆似水流年”音乐会。这是南方摇滚音乐第一次大规模浮出水面。同年在首都体育馆举行了“奥运——中国之梦”大型摇滚音乐会。 1994年,是中国摇滚史上最不能被忘记的年份。这一年被称为“魔岩三杰”的窦唯、张楚、何勇同时推出了《黑梦》、《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垃圾场》三张专辑,再加上同年崔健的《红旗下的蛋》,郑钧的《赤裸裸》,中国摇滚音乐市场盛况空前。 1994年12月,窦唯、张楚、何勇、“唐朝”参加在香港红勘体育场举行的演唱会。这是一场中国摇滚乐历史上极其重要的演唱会,现场坐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和近万名香港观众,香港民众被中国大陆摇滚乐队带来的音乐所震撼。 由于种种客观原因,中国摇滚乐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后就一直处于地下发展的状态,但依然顽强地生长着。 一年一度的迷笛音乐节,迄今为止已经连续办了十届,几十支摇滚乐队参加,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摇滚青年从祖国各地奔赴迷笛现场。 2002年丽江雪山音乐节,是第一个按照国际惯例及操作方式举行的音乐节。两天长达二十多个小时的连续演出及雪山万人狂欢活动,让人们感受到了一种音乐本色的回归。 2004年,主题为“谁在春天里歌唱”的大型摇滚音乐节在北京各大演出场地同时循环上演,从而缔造了中国摇滚乐历史上乐队数量最多的一次集结演出,乐队数量超过一百支。这也是唯一一次北京所有摇滚演出场地的集体行动。 同年,名为“中国摇滚的光辉道路”的摇滚音乐节在贺兰山下举行。一万多名15岁到40岁的中国青年背着帐篷、大号军用水壶、啤酒、草绿色军挎、望远镜,乘坐火车、飞机、大巴奔向贺兰山。三天的演出以至少100万元人民币的盈利额度成为中国摇滚历史上规模最大、商业操作最成功的大型音乐节。 强烈的现实批判精神、与主导价值观的偏离或冲突是摇滚乐最根本的精神特征,也是在价值层面辨别摇滚乐与商业化流行音乐的依据。摇滚乐对抗的主导文化,在大多数时候就是现代资本主义工业文化。同许多现代主义艺术一样,摇滚乐也反映了社会现代化-现代性进程中出现的诸多问题,甚至可以说,对现代工业文明、城市文化和市场文化的抗拒、对异化、麻木的人性的批判是摇滚乐最原初的精神内核,或许这可溯源至最先组成强摇滚乐的两大音乐元素——布鲁斯和乡村民谣:曲调灵动跳跃和不可预见性的布鲁斯正是用它变幻莫测的音乐语言在表达对机械的工业秩序和单质化的、批量生产的市场文化产品的否定,而远离尘嚣、恪守淳朴价值观的乡村民谣则是对破坏生态环境、远离大自然和人类原始生命力的城市化进程的反拨。虽然布鲁斯和民谣后来都被音乐工业收编,走上了模式化的道路,但这种反现代工业文化的精神被摇滚乐继承了下来。美国有个著名乐队叫做“愤怒反抗机器”(Rage Against the Machine),这个名字本身就是在反抗工业文明;在被称为“艺术摇滚”鼻祖的平克·弗洛伊德乐队(Pink Floyd)的MTV《迷墙》(The Wall)中,反复出现了机器批量造人的恐怖景象,控诉了异化人性的工业社会;而蝎子(Scorpions)乐队的不插电现场专辑《Acoustica》封面是一个被吉他电线紧缠的嚎叫的人脸,隐喻的是摇滚乐在反现代的同时又不得不依赖现代技术(如电声吉他和电子效果器)的矛盾。 在当下的西方摇滚乐中,反现代工业文化的意味已经逐渐淡远了;可能由于中国的现代性体验相对于西方国家来说有一个“延时”,所以在中国摇滚乐的表述中,反现代工业文化的主题还十分常见。这个主题常常由歌词信息直接传递给听众,如郑钧在《商品社会》中唱的“为了我的虚荣心我把自己出卖用自由换回来沉甸甸的钱以便能够跻身在商品社会欲望的社会商品社会令人疯狂的社会”,就是对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作出的反思。又如何勇在《钟鼓楼》里唱的“钟鼓楼吸着那尘烟任你们画着它的脸你的声音我听不见现在太吵太乱”则生动地刻画了现代化进程中混浊的都市形象,质疑了这所谓的“文明”。 马尔库塞在《神秘列车》里提出过与这种反现代工业文化的亚文化身份认同相似的观点。他说:“摇滚乐的功能在于为一群被竞争资本主义经验所分化的群众提供一种族群认同的归属感。”同时他还认为,摇滚乐有一种固在的矛盾:一方面是“野心与孤注一掷的心态,一种风格与冒险感,以及拒绝满足的决心;而另一方面则是寻根与历史情怀,以及对于族群、传统、同类人接纳认同等归属感的依赖。” [1]其实,如果将前者理解成是摇滚乐的批判态度,将后者理解成是它的批判方式,这两者就不但不会互相矛盾,而且可以互相解释。的确,反现代工业文化的精神内核在摇滚乐作品中常常会外化某种“寻根与历史情怀”——60年代民谣摇滚乐的复兴和90年代中世纪(mediaeval)摇滚乐的萌生就是典型的例子。可以认为,重回“古代文明”和“农业文明”的怀抱是相对于直白尖锐的批判话语来说,摇滚乐反抗“工业文明”的另一种较为迂回的方式。 这样看来,中国摇滚乐对传统文化和民俗文化的吸收,笼统的说,即反现代性或对前现代的回溯,都能在摇滚乐中找到各自的根源。著名乐评人金兆钧说:“在我的感受中,摇滚的历史化倾向和农民感觉,是一种对现代工业生活和细腻入微的文明的反叛。陈胜与吴广的‘揭竿而起’,大唐帝国的‘开元盛世日’,辛弃疾的‘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统统体现着一种已经衰退的,但曾经有过辉煌的阳刚之气。大唐的开放,五族杂处的文化活力,‘苟富贵,勿相忘’式的勇气,正因为文化血缘的亲近而使中国摇滚们感受到一种可以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纽带。更何况,农民意识问题在中国远远不是理论上的‘小生产者’的解释可以囊括的。于是,古老的历史中的瞬间辉煌,在千百年后居然成为了中国摇滚们的精神源泉。中国情绪最终在某个特殊的角度上,给了以反叛而闻名的摇滚乐以潜意识中的沟通。这种执着无疑地带有极强的理想主义色彩,也正因此而使摇滚乐获得了一种远比现实的愤怒更为深厚的基础。正像古希腊永远为西方人所向往一样,人或者沦落了自己,或者在理想中重建精神家园。”

  内地第一支演绎西方老牌摇滚的乐队(披头士,u2为主)歌曲的“万李马王”乐队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成立。成员有:万星、李世超、马晓艺和王昕波。

  丁武、王迪等组成“蝮虫及乐队”。 艾迪和几个外国人成立“大陆”乐队。这支乐队作用非同小可,直接构成了中国摇滚乐产生的催化剂。

  Beyond乐队正式成军,当时的成员有黄家驹、叶世荣、邓炜谦和李荣潮叶世荣(后以黄家驹、黄家强、黄贯中、叶世荣)四人阵容最为熟悉。

  “七合板”乐队成立,成员包括崔健、刘元、杨乐强、周晓明、文博、安邵华、李秀立。主要歌唱欧美流行曲。 “不倒翁”乐队成立:成员有臧天朔、丁武、王迪、王勇、孙国庆、秦齐、李季、严钢、李力。主要唱日本歌。“不倒翁”还是内地第一支尝试用电乐器演绎现代音乐的乐队,也是内地摇滚乐线月,崔健的《浪子归》出版,这是张依稀有摇滚气息可寻的最早期流行乐唱片。 侯德健与程琳合作发表了《新鞋子旧鞋子》

  5月9日崔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世界和平年”首届百名歌星演唱会上首唱《一无所有》,在随后出版的该演唱会拼盘音带《让世界充满爱》中收录了这首歌。

  黑豹乐队成立,初创阵容为郭传林、李彤、丁武、王文杰、王文芳、严钢等,1988年窦唯加入。 ADO乐队成立。 10月《音像世界》在上海创刊。成为国内第一份大量报道欧美流行乐杂志,“对话摇滚”是当时最有影响力的一个栏目。

  呼吸乐队成立,但直到1989年才正式起用“呼吸”的名称。 唐朝乐队成立。

  3月,崔健在北展剧场举办个人演唱会,标志着中国摇滚乐的正式出台。随后赴伦敦参加亚洲流行音乐节。 崔健推出首张个人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成为中国摇滚史上第一张专辑。 面孔乐队成立。 青铜器乐队成立。 现代人乐队成立。 第二篇摇滚经典时代

  1月28日,崔健为亚运会集资义演的首场演出在北京工人体育馆拉开帷幕。 2月17、18日,被称为“中国首届摇滚音乐节”的“90现代音乐会”在首都体育馆举行。“唐朝”、“呼吸”、“眼镜蛇”、“宝贝兄弟”、“1989”、“ADO”6支摇滚乐队参加了演出。评论家是这样描述的,“距演出场地首都体育馆一里地之远,不少青年伫立在雨雪交加的街头,等待退票。黑市票涨到50元一张。”演唱会期间,崔健接受美国学者蒂姆-布里斯的采访时认为,“政治家作为听众有权不喜欢我的作品。” 3月,唐朝乐队与台湾滚石唱片公司签约。 5月,“黑豹”经纪人郭传林率领“黑豹”、“1989”、“眼镜蛇”和“宝贝兄弟”南下深圳,参加“深圳之春”摇滚演出。这次演出几乎被传媒忽略了,但意义却不能忽略。因为这次是京城摇滚首次以集团的规模出访外地。 7月,呼吸乐队专辑在海外发行。 崔健专辑《一无所有》在台湾上市,颇受媒体瞩目。 报童乐队(何勇)成立。

  红色部队乐队成立。 做梦乐队成立。 指南针乐队成立。 AGAIN(轮回)乐队成立。 超载乐队成立。 自我教育乐队成立。 “黑豹”专辑在香港一推出,即引来内地疯狂的盗版狂潮。“黑豹”作品《Don’t Break My Heart》在香港商业电台排行榜入主榜首位置。 崔健第二张专辑《解决》出版。

  D.D.节奏乐队成立。 新谛乐队成立。 穴位乐队成立。 粉雾乐队成立。 佤乐乐队成立。 5月,《世界摇滚乐大观》由黄燎原、韩一夫编写出版。这是一本较系统介绍欧美摇滚乐与流行乐的书籍,尽管在今天看来,它不够全面,但是在各种资讯严重匮乏的九十年代初,狂热的乐迷达到人手一册已很能说明问题了。 9月,由一帮大学生创办的音乐杂志《音乐天堂》诞生了,它最先提出并实践的口号是“有声”。1997年,它开始转向对国内音乐的关注。 10月,唐朝乐队出版首张专辑《梦回唐朝》。首发10万,被抢购一空。 《中国火Ⅰ》出版,《中国火Ⅰ》由台湾滚石有声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发行,汇集了目前活跃在中国摇滚圈内的各路诸侯。选歌、企划、制作都堪称一流,每首歌的后面都附有关于乐队或歌手的文字介绍。入选曲目有张楚的《姐姐》、“黑豹”的《无地自容》(海外版收录为《别去糟蹋》)、ADO的《我不能随便说》、“红色部队”的《累》、“目击者”乐队的《永远的等你》、香港的ANODIZED乐队的《Searching for your life》等,都是港台和内地摇滚乐的优秀作品。 黑豹乐队首张专辑在内地出版发行。

  1月,一盘名为《中国大摇滚》的专辑上收录了包括“呼吸”、“黑豹”、“1989”、“唐朝”、“做梦”、“眼镜蛇”等的歌曲,引起乐队的愤怒,欲打版权官司。 2月,由《中国社会报》等牵头的“十大乐队”评选活动,遭到了摇滚界的抵制。 北京第一家摇滚服饰店开业。 美国“南方派”摇滚乐队来京演出。 3月1日,中国内地第一所摇滚学校举行开学典礼,崔健、何勇、“唐朝”、“黑豹”应邀出席并讲话。不久,北京音乐台开播“摇滚杂志”节目。 3月26日,《摇滚北京1》举行首发式。 应德国柏林世界文化中心邀请,崔健、“ADO”、臧天朔与“1989”、“唐朝”、“眼镜蛇”和王勇赴柏林参加“93中国文化节”的演出活动。 4月,全美MTV音乐奖提名揭晓,唐朝乐队以《梦回唐朝》获亚洲最佳MTV提名。 5月,“指南针”主唱罗琦痛失左眼。 6月,南方音乐团体组织“音乐公社”在广州举行“追亿似水流年音乐会”。演员中第一次出现了王磊的名字。四个月后,他们又举行了“分享生活”音乐会。这是南方音乐第一次以大规模集体的姿态浮出水面,但这一昌盛光景维持了不到一年半就烟消云散了,“南方公社”最后只剩下了王磊这一名社员。6月30日,Beyond乐队主唱兼节奏吉他手黄家驹在日本东京逝世,享年31岁。 7月,NO在北京组建。 7月,“黑豹”开始全国巡回演出。 7月18、19日两天,“呼吸”、“眼镜蛇”、“指南针”、窦唯、张楚、王迪等摇滚乐队及乐手,在首都体育馆举行了“奥运--中国之梦”大型摇滚音乐会,这也是京城摇滚新生代的首次集体亮相。 苍狼乐队成立。 年底“黑豹”推出第二张专辑《光芒之神》。 呼吸乐队专辑《太阳升》面世。 9月28日,在一年一度的第10届香港流行音乐节,郑钧与台湾的“吴俊霖与中国蓝(伍佰与China blue)”、香港的“太极”乐队同台演出,他唱的《赤裸裸》、《回到拉萨》等轰动香江,专辑《赤裸裸》因此行情见涨。 10月,苍蝇乐队在北京成军,这是国内第一支全由美术家组建的乐队。后几度改组。 10月,何勇赴伦敦参加戏剧节演出。 11月,鲍家街43号乐队成立。

  指南针乐队专辑《选择坚强》面世。 子曰乐队成立。 5月,《南方大摇滚》,第一张正式出版的中国南方摇滚音乐专辑。它的音乐今天听起来实在很粗劣,不过从中国摇滚的历史述旧意义上来说,算是弥补了90年代中期中国摇滚“黄金时代”中南方视角的某种缺失。 6月,何勇专辑《垃圾场》、窦唯专辑《黑梦》、张楚专辑《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面世。 崔健推出第三张专辑《红旗下的蛋》。 6月, 《神州摇摆/第一章极乐扬州路》出版(注:这张海外版和之后BMG版本合辑《摇滚北京II》相比多了最后的两首作品。),收录NO、苍蝇、穴位等当时一大批新人组合。 7月,眼镜蛇乐队首张专辑《HYPOCRISY》在德国发行欧洲版,同时乐队赴欧洲(德国、荷兰、瑞士)做三十场巡回演出,所到之处均引起广泛注目。 10月,《神州摇摆/第二章 别再躲藏》由D.I.Y. Music发行。(1注:998由京文唱片更名为《成长状态001》再版,京文大陆版为磁带版,发行时号称“内地版号称中国第二代乐队人全面集结”) 11月,王磊展开广州高校的巡回演出,同时他的首张专辑《出门人》也正式发行了。深圳举办“新群众音乐共兴行动”,香港、广州、深圳音乐人共同参加,同时新文化刊物《新群众-第一号》出版。在北京,《摇滚》地下刊物也印刷完成开始在国内传播。 11月15日,“黑豹”与JVC签约。 12月17日,窦唯、张楚、何勇、“唐朝”参加在香港红 体育场举行演唱会。 同年,崔健推出第3盒专辑《红旗下的蛋》,王勇出版了首张专辑《安魂进行曲》,“指南针”出版了《选择坚强》。

  《摇滚北京2》出版。 臧天朔推出首张专辑《我这十年》。 AGAIN(轮回)乐队推出首张专辑《创造》。 天堂乐队推出首张专辑《人之初》。 窦唯推出第二张专辑《艳阳天》。 蔚华推出CD专辑《现代化》。 2月19日,瑞典洛克塞特乐队来京演出。 5月11日,唐朝乐队贝司手张炬遇难,此后一段时间唐朝将近崩溃。 10月眼镜蛇乐队推出在内地及香港地区发行首张专辑《眼镜蛇》,年底乐队赴香港为该专辑做宣传。 12月,北京三里屯酒吧一条街开始出现。

  达达乐队成立于武汉。 超载乐队推出首张专辑《超载》。 面孔乐队推出首张专辑。 王勇推出首张专辑《往生》。 骅梓(蒋温华)推出首张个人专辑《不要匆忙》。 零点乐队推出首张专辑《别误会》。 《中国火2》出版。 《另类拼盘》出版。 2月13日,冰岛女歌手比约-克来京演出。 “黑豹”等乐队与北京“愤怒乐评人”发生口角官司。 8月,胡吗个来北京,另类摇滚出现。 9月,魔岩公司推出周韧专辑《榨取》。 崔健在接受采访时因“出言不慎,招惹是非”,而于9月13日的《音乐生活报》上向张楚公开道歉。 12月,北京的“忙蜂”酒吧开业,一大批新乐队被收容。 姜昕推出首张大碟《花开不败》。 田震推出复出后首张专辑《野花》。 第三篇新音乐的春天

  2月25日,舌头乐队在乌鲁木齐正式组建。 3月,南昌地下乐团“盘古”的样带专辑《怎么办》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在国内限量流传,这是中国地下音乐第一次得到民间大范围的检查及承认,它显示了中国地下音乐在长期遭受地上势力压制后一种势在必行的反攻,《怎么办》鼓舞了一批批国内的地下乐队,它是中国摇滚乐地下传播进程中的一块引路石。 5月,南方四座城市开平、深圳、武汉、上海展开了以五四青年节纪念专题的音乐会。 许巍推出首张个人大碟《在别处》。据一位乐评人统计,这张专辑中“幻想”这个词共出现了14次。 5月,北京摇滚圈在长达两年的疼痛之后推出纪念专辑《再见张炬》。 轮回推出第二张专辑《心乐集》。 11月,“清醒”首张专辑《好极了!?》发行,英国式干净的包装为北京新声点化了一条新路。 1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广州木子吧诞生了中国第一个独立音乐民间团体“杂音”,每月举办一次噪音欣赏会。 12月,王磊的《一切从爱情开始》、苍蝇的《The Fly》、子曰的《第一册》、张楚的《造飞机的工厂》成为1997年中最重要的经典之作。

  1月,《粤港信息日报》“音乐花园”出版了最后一期后终于终止了它的使命。《南方都市报》立刻接过了这支微弱的幼苗,重新行走在路上。 1月,北京朋克圣地“嚎叫”开业,在酒吧内的门联上写着这样10个字:金属与老梆子不得入内。 4月,兰州“98新音乐之春”----纪念艾伦-金斯堡专场夭折,在巨大的疼痛之后,策划人计划把会场迁到外地,两周后与广州接轨成功。于是广州举行“中国音乐新势力”音乐节,参加演出的包括南昌、广州、香港、乌鲁木齐的地下团体,并推出了两支新人,日后成为支撑中国摇滚大局的“盘古”、“舌头”。这场音乐极大地鼓舞了各地民间音乐会的发展。 4月底,崔健推出第6张专辑《无能的力量》,并在石家庄举办了一次大型演出。 8月,《朋克时代》在广州创办,除主要介绍国外优秀摇滚资讯,也挖掘推介国内鲜为人知的地下音乐。 8月25日,“杂音”举办“大友良英/松原幸子”日本实验拼贴音乐专场,地点在不插电酒吧。 10月,北京朋克少年团体“诱导社”自费录制发行的样带专辑《二百一十四天和三个呕吐少年》在北京开始地下传播,这是北京新进组合中最具超现实想象力与现实批判色彩的一支乐团,低脂肪、高纤维的乐风取向确保了他们沉稳而密集的攻击力。半年后,马来西亚代理了这张专辑。“诱导社”也是迄今为止北京摇滚乐团中坚持最久保持个体姿态的组合。 11月,北京摇滚推出的代表性唱片包括宝罗的《天堂之花》、晨辉的《解脱》、《中国火3》、窦唯的《山河水》、新裤子的《新裤子》、《摩登天空I》、陈底里的《我快乐死了》。 12月,胡吗个签约摩登天空Badhead。 12月,“以音乐的名义”音乐节在广州胜利召开,这也是1998年最重要的一次音乐盛会,参加者包括“NO”、“盘古”、“舌头”、“生命之饼”、王磊、张浅潜、“妈妈”等。为首次开张的“不插电”吧剪彩。从圣诞节开始,“不插电”开始了三百天的不插电革命长征,期间共有内地、香港、日本、瑞典几十支乐队在此练兵。 同日,内地与音乐传播机构合作出版的四张专辑成为1998年度最重要的四张专辑:“NO”的《走失的主人》、“盘古”的《欲火中烧》、王磊的《广州的春梦》、丰江舟的《恋爱中的苍蝇》。

  1月,“花儿”出版首张专辑《幸福的旁边》,此时主唱才15岁,这标志着中国摇滚的“童工时代”已经到来。 1月,朴树发行首张专辑《我去2000年》。 由来自南京、南昌、景德镇的乐队策划了景市有史以来第一场音乐会,“今天我们是来买噪音的。”它可能预言了一点:中国所有的地方都有起义的可能。 3月,“春天来了”音乐会在唐山惊恐万分而忍无可忍地完事了,它是中国摇滚史上集合了最强的新音乐实力和最莫名奇妙的搭配方案的一次狂人盛会。中国摇滚音乐会从这一天开始转向民间化、自主化和淘汰化。 4月,《摩登天空》有声杂志创刊,同时《摩登天空3》出版。它是国内第一家在国外注册、又与境外(香港)合作出版的刊物。国内音乐较全面或不较全面的报道与境外资讯的推荐让它在国内音像市场上占据了一定的位置。同时,它也可能是国内第一家发展已到一定规模但既不付给作者稿费又不赠书的杂志。 胡吗个的《人人都有一个小板凳,我的不带入二十一世纪》卖片税拿了3万元,这是中国摇滚史上以新人姿态获取版税最高的一位歌手。 4月底,NO的《走失的主人》发行。 9月,幸福大街乐队在一个破败的酒吧成立。 10月,《自由音乐》创刊,它的广告词是这样的,“最严厉的文字、最真切的情感、最尖端的摇滚。音乐只是手段,自由才是目的。” 11月,《我爱摇滚乐》创刊,这样石家庄就同时拥有了两本全国发行的摇滚杂志。它与《通俗歌曲》对传播中国非主流摇滚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同月,青岛啤酒音乐节举行。演员全部是来自八十年代的摇滚,流行老炮。 14日,不插电接到城管局拆迁的通知,在演出了最后一场后终止了摇滚的使命。 11月13、14日,长沙举办“我们的奋斗-二号行动/武汉朋克暴动团”演出,生命之饼主唱吴维在两个月内第一次怒砸吉他。 12月,BEYOND宣布暂时解散,三人各自开始发展自己的音乐事业。

  1月达达乐队推出首张专辑《天使》,立即引起中国流行乐坛的轰动,好评如潮。 1月底,摩登旗下乐团分别推出专辑:NO的《庙会之旅》、舌头的《小鸡出壳》、木马的《木马》。 4月22日,大连举办首届环保乐舞节,地点在金沙滩露天,但因故中途腰斩 幸福大街签约涞普公司。

  美国教育频道评价幸福大街乐队以迷幻,另类的唱法道出了压抑已久的激情,挑战了中国抒情摇滚的极限。 BEYOND为纪念乐队成立二十周年,再次复出,并于五月在红馆举行一连五场的“BEYOND超越BEYOND LIVE 2003”演唱会。

  10月12日《中国摇滚榜》横空出世,全国百余家主流广播电台&新浪娱乐全球同步发布

http://wpeditor.net/dixiayinger/30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