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藏宝阁香港特码专业 > 地下婴儿 >

地下婴儿:十年回首几多风雨几多春秋

发布时间:2019-05-04 11:0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曾经这些都是响当当的名字,而在十年之后,有人依然活跃,有人逐渐淡出,有人则早被遗忘,昔日“北京新声”的主力军们各自有着不同的人生道路。这十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又有什么样的感悟?让我们听他们自己讲述。

  高幸和高洋兄弟于上世纪90年代初组建的地下婴儿乐队,被认为是中国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朋克乐队。在系列合辑《中国火》中发表三首单曲后,他们简单狂躁的朋克音乐为当时的摇滚乐坛带来了巨大冲击,地下婴儿随即声名鹊起。1999年发表的专辑《觉醒》至今都被看作中国朋克乐经典专辑,专辑中的歌词充满了隐喻和反讽,以及对时事的不满情绪,直接地唱出了年轻人的心声。但之后不久地下婴儿便开始销声匿迹,逐渐淡出公众视野。

  如今的高幸看起来已早没有了当年一头红发的张扬气质,言谈举止间透露着睿智和成熟,现在他又有了重新登台的打算。

  地下婴儿从1992底年开始演出,头一次秀他们自己是在地坛公园的一次露天盛会。那会儿我们觉得自己挺新的,并且很自信,音乐不像后来那么重。1995年再出来演出的时候就基本定型朋克了,也就赶上了所谓“北京新声”的时候。当时听的音乐很杂,以非主流摇滚为主,还有朋克和后朋克的东西。1996年《中国火2》里收录了《都一样》, 都一样里表达的是一种对个性丧失的担忧。《中国火3》里收录了《觉醒》,就有更多人知道了地下婴儿。

  最早演出的时候身边没有朋克乐队,我们也想跟朋克乐队一起演。1997年时我和我的一个外国朋友想办一场真正的朋克演出,我们就开始找朋克乐队,这才认识了肖容、涂强这些人,他们那时的音乐还很不成熟,人也很腼腆。到1999年《无聊军队》出的时候,已经是雨后春笋了,开辟了新的篇章。

  1997年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可以出专辑了,但当时的滚石(魔岩)公司出于市场角度的考虑,并没有立刻给我们出,一直拖到1999年。《觉醒》具体卖了多少张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发行后的前两个月就卖到6万张。之后滚石就不再在内地做类似的事业了。曾经Virgin公司有进驻中国的打算,那个公司的好多艺人都是我喜欢的,所以当时我们也在谈和他们签约。但后来Virgin最终没能在中国发展,所以这事也就作罢了。

  2003年地下婴儿做了一次巡演,我们开车转了很多城市,在路上的感觉很棒,走了一万多公里。回来之后就觉得有些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就一直没再演出过。2006年的时候本来还想做一次自驾演出,但因为同行的瑞士乐队没申请下来他们国家的文化基金,路费和开销有困难没能来,就不了了之了。

  《觉醒》发行之后不久,我就开始对当时急不可耐制造出来的朋克环境有些厌倦了,想寻找新的方向,乐队的所有活动包括宣传也就都停止了。当时高洋还对朋克乐有些热情,帮脑浊弹贝斯,帮69打鼓,但随着脑浊成员的完善、69的解散,之后也就慢慢的丢掉了那份热情。后来他去云南呆了段时间,体验了一下嬉皮的生活。

  1999年的时候我开始尝试做电子乐,《觉醒》里有一首歌就有了Remix的尝试。后来也在Loft演出过。现在在做的歌还是以乐队形式为主,也算是之前作品的延续。现在Demo早就做好了,也已经有投资方在和我们谈,时机合适的时候就会出。现在再做乐队、再演出,并没有什么太大改变,反而有和1993年演出时候一样的心气。虽然年龄大了,但有很多东西,像做乐队的职业道德,灵感和意识,都一直没变。以后的专辑里,可能还会收录多年之前写的歌。

  人这一生也就是由几个十年组成的,现在“北京新声”的第一个十年过去了,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到来。

http://wpeditor.net/dixiayinger/10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